归去来兮 性本爱苍山——怀念父亲周丕振(上)

2006年第1期

【字体:


  2002年9月1日,父亲永远地合上了双眼。蹲踞在父亲膝前的日子走了。

  父亲此生极少说幸福二字,但他的确幸福地度过了一生。他的幸福,缘于他的人生境界,那就是他对自我的忘却,然而他深爱的、和深爱他的人们,却注定把他留在了心中。

  

  一、乡音

  

  几个小时前,他叫我的名字“sa(山),”……这是他最深沉、最浓情的声音,他一辈子都这样叫我。直到这最后一次,他眼睛里放着脉冲样的光彩,依然是浓浓的乡音。

  我从小就笑他的口音,希望他能讲标准的普通话。我不时地纠正他,但我发现这很难,难到不可能。 ……阅读全文

刊社简介 | 联系我们 | 广告刊例 | 收藏本站 | 设为首页

主办: 足迹杂志社 Copyright◎1997-2017

技术支持,电子版全球营销龙源

互联网出版许可证:新出网证(京)字066号

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919

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:京ICP证060024